驳斥凌锋教授:科学的医学既缺乏治病疗效,也没有人文关怀
2021-03-07 16:18:33
  • 0
  • 0
  • 1
  • 0

驳斥凌锋教授:科学的医学既缺乏治病疗效,也没有人文关怀

文/王世保

世界各个地区的医学知识都是建立在该地区人们对周围自然事物认识所形成的知识基础上的,西方医学就经历了古希腊希波克拉底医学和欧洲近现代实验医学的两个发展阶段,其中希波克拉底医学建立的理论基础是古希腊自然哲学,而近现代实验医学建立的理论基础是科学。近现代欧洲医学(西医)就是科学认识人体和防治疾病所形成的医学知识体系,比如生物学为其提供了解剖、生理、病理与药理的理论知识,化学为其提供了药物研发和制剂的理论知识,物理学则为其提供了诊断和治疗的仪器设备的研发、生产与应用的理论知识。没有近现代科学,就不会有欧洲近现代医学(西医)。

因为欧洲近现代科学是欧洲近现代医学发生发展的理论基础,所以西医共同体都是科学主义意识形态的信仰者。他们因为科学技术具有摧毁其它异质文化与文明的强大破坏力而怀着高度的文化自负,认为科学知识代表着智慧、真理、正确、先进与文明,将那些与西方文化迥异的非科学文化视为落后、愚昧、野蛮等等。高度自负的科学主义文化心理不仅在西方社会普遍存在,就是在中国这样具有五千年独立且优秀的中华文化和文明的国家里,也为大多数现代中国人所内具,比如西医专家凌锋教授那句“缺乏科学的医学是愚昧的,缺乏人文的医学是冰冷的”就是科学主义文化心理的集中体现。

作为著名的脑外科西医专家,凌锋教授在当年(2003年)因成功救治了遭遇车祸濒临脑死亡的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刘海若而为人们所熟知。偶然成功的案例,为她所说的这句涉及医学本质评判的话语增加了不容质疑的光环。如果我们能够突破科学主义意识形态对心智的蒙蔽,就不难发现这句体现科学主义意识形态的话语是武断的,也是荒谬的。如果是西方社会的医学专家说这句话还有情可原,因为西方社会只有西医的存在,但是作为中国社会的医学专家,却罔顾中医的存在,只能说明凌锋教授文化视野的狭隘与知识的浅薄。作为西方社会发生出来的特有文化意识形态,科学不是医学的必要条件。

科学是在近代欧洲的文化环境里发生出来的,它岂止不是医学的必要条件,而且也不适合作为维护人类生命健康的理论基础。科学的医学不仅缺乏治病的疗效,还没有医学应有的人文关怀。西医就是科学认识人体和防治疾病所形成的逻辑知识体系,科学的原子论让西医将人类生命体不但地降解为微观层级形态的独立的抽象实体,进而背离了生命的自然之道,不但无法治愈大多数疾病,还会导致医源性和药源性疾病;科学的存在论让西医将人类生命体在实验室里异化成为抽象的病理模型的载体,使得西医在治疗时不能深入每个患者内在的情感,进而违背了生命的社会属性,缺乏医学应有的人文关怀。

生命的本质在于其整体性,生命的健康也在于其整体性。只有那些从整体性角度去纠正人类生命体的整体性出现异常或者被破坏的医学才能真正地维护生命健康。科学理论内含强大的内向解构力,也就是对认识对象的整体性破坏力,比如将处在与自然保持紧密的整体性联系状态下的人类生命体,异化成为尸体在实验室里进行机械地解构,从器官解构到组织,再从组织解构到细胞,再从细胞解构到分子,这些抽象实体越到微观层面整体性联系越差,也就距离生命本质越远。所以科学的这种破坏性认识导致西医始终处在破坏性治疗的原始状态,不仅无法治愈大多数疾病,还成为医源性和药源性疾病的来源。

西医在诊断时,患者面对的是冷冰冰的机器;西医在治疗时,医生面对的是冷冰冰的抽象指标或者影像。患者在西医面前始终就是实验室里的那个被拆卸之后又被逻辑重构的病理模型的载体。患者在西医面前始终是冷冰冰的抽象物,而不是有血有肉有情的生命体。缺失人文的关怀,其实不是西医师的错,也不是西医理论的错,恰是西医赖以存在的科学理论的特征所导致的。因为科学理论内含的逻辑思维本就具有异化性的功能,科研者会将具体的认识对象解构异化为抽象的原子实体,然后在对其进行逻辑重构。所以科学从来就没有深入生命内在的本质,科学的医学自然就不会顾及到患者内心的情感。

与既缺乏疗效也没有人文关怀的科学医学相比,建立在自然规律基础上的中医既能保证疗效与安全性,也能对患者进行即时的关怀。中医理论是以阴阳五行理论为基本理论框架建立起来的,而阴阳五行是万物与人类生命体变化的自然规律,它将人类生命体与外在的自然万物及其内在的组成部分形成天人合一的整体,进而利用自然规律去纠正人类生命体出现的整体性异常,维护人类生命的健康。不管是阴阳五行理论还是中医理论,都是古人对自然与生命进行全身心的观察与感知而获取的,所以它始终保持着天人合一,强调对患者身心整体的调节。医家与患者的身心互动保持着中医不失人文关怀。

西医成也科学、败也科学,违背自然和生命之道的科学的世界观、思维方式与研究方法正在让西医陷入缺乏疗效和人文关怀的穷途末路。为了更好地维护中国人和整个人类的健康,人们有必要从中华文化主体意识的视野去重新认识科学与西医的本质,重新评估西医与科学的价值,进而对中华文化、中医与科学、西医两种文化与医学的比较形成正确而又智慧的知见,突破近百年来科学化教育给现代中国人心智带来的蒙蔽,面对自己和家人所患的疾病,能够正确而又智慧地在自然的中医与科学的西医之间进行选择,让自己的健康收益最大化,而不是在陷入人财两空的困境时,才捶足顿胸、后悔不已。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