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安全:泛科学主义智障下的谎言
2015-12-17 11:48:53
  • 0
  • 42
  • 81
  • 0

转基因安全:科学主义智障下的谎言

作者:王世保

 

作为现代生物科学理论的前沿,转基因技术对于人类的生命健康和生存环境安全吗?如果让那些长期从事转基因技术研究的生物科学家来回答这个问题,无疑都会给出肯定的答案。这种自我肯定的文化现象同样会发生在半个世纪以前的化学家或者化工专家群体身上,他们也会坚定地相信自己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化学物质只会对人类有益,不会对人类生命健康和生存环境造成任何伤害。

可现在看来,那些长期被大量释放到自然界中的化学物质已经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甚至给人类带来致命的健康危害和生命威胁。以此类推,现在这些笃信科学的生物学家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基因如果被释放到自然界中又何尝不会成为“化学垃圾”的变种?

一、泛科学主义的智障

转基因安全,不管是转基因食品对于人类的生命健康,还是转基因农作物对于人类的生态环境都是如此。生物科学家和科学主义信徒们所持的这种观点,与其说是基于严格的生物毒性实验和安全性评价试验,不如说是源于对科学宗教般的信仰,即科学就是真理,所有的科学技术都是有益于人类的,而人类是必须接受的。我就将这种文化独断的现象称之为泛科学主义的智障。

泛科学主义的科学家,就像那些堕落成为泛性主义的性学家罔顾道德约束将所有的性行为都视为合理正当的一样,他们将所有的科学理论都视为真理,并认为自己研究的科学理论及其衍生出来的实用技术都是有益而无害的。这种非理性的信仰既是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和价值肯定的体现,也是对科学绝对的信任与忠诚。他们忠诚于科学,忠诚于科学研究,忠诚于科学研究成果,更加忠诚于科学研究成果在资本市场的应用。

泛科学主义的智障严重局限科学家们的思维和自我意识,使得他们排斥所有对自然的非科学认知,不能对自己的行为和理论进行有意识地反思和理性批判。

二、安全性评价的局限

最为推广转基因技术的生物科学家所津津乐道的转基因安全的证据,就是转基因食品在上市前进行的毒性实验、安全性评价试验,他们认为所有这类实验和相关文献都证实了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其实这类实验只是他们的自我安慰,也是根本不可靠的。

    转基因安全评价试验设计的局限性

现阶段对于转基因安全性的评价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健康的安全性评价,另一方面则是转基因农作物对周围生态环境的安全性评价。前者的评价采用的是西药的安全性评价方法和标准,而后者根本无法设计有效的实验,因为影响自然环境是缓慢的过程,试验周期长,且存在诸多不可控的变量,只能通过长期自然环境观察与监测才能判定。

即使被生物科学家所笃信的西药安全性评价方法也是漏洞百出,难以证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我们知道西药新药上市前都要进行急性、长期和特殊毒性实验(包括致突变、生殖毒性和致癌三项实验)以及临床安全性评价试验。毒性实验均是拿动物做的,且不说动物的肌体与人类的肌体有着很大的区别,比如有的药物可能对动物有营养作用,而对人体却有着显著毒性;而特殊三项实验都是需要经过长期的药物作用才能发现,并且不同的体质也会有不同的结果。临床大样本对照试验看似扩大了试用人群范围,但是相对于长期普遍的临床应用,还是无法及时发现因个体差异导致的毒副作用。许多被安全性评价试验通过的西药新药,一旦投入市场后,其对人体的毒副作用就逐渐突显出来,有的则直接被淘汰出医疗市场。西药的安全性评价如此,何况是转基因食品?

    商业利益驱动下的安全性评价作弊

    西药安全性评价存在着客观的局限性,也存在着主观的局限性。所有开发成功的药品都会进入资本市场,去为资本增殖服务。恰是在资本利益的驱动下,有些企业为了保证自己研发的新药能够尽快上市,就在毒理学实验和临床评价试验阶段作弊,消灭证伪的实验数据,以便顺利通过安全性评价。西药研发如此,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价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即使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药品毒性实验和临床安全性评价试验,也不能在短期内有效发现那些上市药物的毒副作用。如果说这些有着毒副作用的药品危害的只是微众,那么有着安全性风险的转基因粮食则会让更大范围的人群去接受长期毒害。

三、化学垃圾污染的类比

    我们如果无法在短期内通过毒性实验和临床安全性评价试验去证实转基因的安全性,那么通过将其与化工食品对人体健康的危害以及化学垃圾对自然环境的污染的类比就可以得出最终的结果。

为了对初级农产品实现价值最大化,世界各国都鼓励食品加工企业利用谷物、肉类和化工原料制成各种各样的化工食品,比如油炸方便面、火腿等。这些颜色亮丽、口味极好的化工食品,在上市初期受到人们极大的欢迎。但随着这些食品被长期普遍食用,人们逐渐发现它们对自己的健康有着诸多危害,有的会引起肝损伤,有的则会致癌。这些加有大量化学原料的化工食品成为了损害人们健康的“垃圾食品”。

加有化学物质的食品能够危害人类的身体健康,而那些被制造出来释放到自然界的化学物质,则会带来无机界自然秩序的破坏与混乱,比如水污染和土壤污染,继而损害人体健康和破坏生态环境。化工技术对人体健康的毒害以及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也是经过长期的应用过程中逐渐显现出来的,生物科学家所极力推广的转基因技术也应如此。就像化工技术制造出来的化学物质成为毒害人体健康和破坏生存环境的化学垃圾一样,转基因技术释放出来的基因同样会带来生物秩序的进一步混乱和破坏,继而成为毒害人体健康和破坏生存环境的基因垃圾。

人类的生存环境已经很脆弱,我们已经生活在这样的状态下:为了生存下去,我们不得不忍受着日益加剧的各种化学垃圾对环境的污染和对生命健康的毒害。我们就像那些吸毒者在明知毒品会逐渐吞噬他们生命的情况下还必须依赖毒品来延续苟延馋喘的生命。

人类要想可持续性生存下去,就要逐步摆脱对这些化学垃圾的依赖,而不是进一步去接受生物学家制造的基因垃圾,继续去污染自然环境和毒害我们的健康。

人类要想实现可持续性生存,就必须对新兴的科学技术进行伦理审查,对于那些给人类将会带来潜在威胁的技术,不管其对资本有多么大的增殖价值,都要让其局限在实验室里。

二十二世纪的科学,将会成为科学家们在实验室里进行自娱自乐的智力游戏。

————————

关注微信号zhjingxiuyuan66,阅读更多益智文章

转基因安全,科学主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