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诗的底限:也谈贾浅浅作秽物诗现象
2021-02-06 10:53:06
  • 0
  • 0
  • 0
  • 0

作诗的底限:也谈贾浅浅作秽物诗现象

文/王世保

对于作诗为文,古人几千年以来都遵循着共同的标准,即“文以载道,诗以言志”。诗歌不同于其它体裁的文章,它主要是用于传唱,抒发心中的情志。“志”既包括个人的志向,也包括个人的情感,其中情感又可以延伸到对时代的褒贬,所以诗歌可以讽、可以颂。不管诗歌的内容要表达什么,有个底限是不可逾越的,即“思无邪”。

《诗经》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诗歌总集,它收载着夏商周三代那些能够陶冶情操并被千古传诵的优美诗歌。孔子在《论语》中对《诗经》所载三百余首古诗的特征做了高度总结,他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诗无邪。”这句话既表达了《诗经》所选诗歌的标准,也是后世作诗的底限。“思无邪”就是说诗歌所要表达的内容和情感不要“假、恶、丑”,而要反映人间的“真、善、美”。

观古以鉴今,再看那些用秽物作出的现代诗,其内容给人以反感不适,既没有真与善,也没有美。这些秽物诗已经突破了千百年以来作诗的底限。与这些“秽物诗”相比,那些美好的、能够被广泛传颂的现代诗歌也不是没有,而且还很多,它们都隐藏在我们经常传唱的歌曲里,百姓日闻而不知。比如近两年被国人广泛传唱的歌曲《送亲》,这首由国内著名青年歌手王琪作词作曲演唱的现代歌曲,不仅旋律流畅优美,歌词更是感人至深。

下面我们就可以欣赏一下王琪所作的这首现代爱情诗:

*

《送亲》

你家门前的山坡上

又开满了野花

多想摘一朵

戴在你乌黑的头发

就像两小无猜的我们

玩儿的过家家

捏上一个泥娃娃

我当爹来你当妈

长大后你没有告别

匆匆离开了家

而我还在那山坡上

牧羊骑着马

原本以为

我们是一根藤上的两个瓜

瓜熟蒂落

你却落进墙外的繁华

再见你时

你还是那头乌黑的头发

只是眼里藏不住

你想对我说的话

我说等你出嫁的那天

就让我送你吧

你点点头不说话

眼泪就流过脸颊

把我从梦中惊醒的是

迎亲的唢呐

本该迎亲的人

却变成送亲的傻瓜

手里捧着山上的野花

骑着孤独的马

你打开车窗

对我说送到这里吧

*

长大后你没有告别

匆匆离开了家

而我还在那山坡上

牧羊骑着马

原本以为

我们是一根藤上的两个瓜

瓜熟蒂落

你却落进墙外的繁华

再见你时

你还是那头乌黑的头发

只是眼里藏不住

你想对我说的话

我说等你出嫁的那天

就让我送你吧

你点点头不说话

眼泪就流过脸颊

把我从梦中惊醒的是

迎亲的唢呐

本该迎亲的人

却变成送亲的傻瓜

手里捧着山上的野花

骑着孤独的马

你打开车窗

对我说送到这里吧

再见你时

你还是那头乌黑的头发

只是眼里藏不住

你想对我说的话

我说等你出嫁的那天

就让我送你吧

你点点头不说话

眼泪就流过脸颊

把我从梦中惊醒的是

迎亲的唢呐

本该迎亲的人

却变成送亲的傻瓜

手里捧着山上的野花

骑着孤独的马

你打开车窗

对我说送到这里吧

你打开车窗

对我说送到这里吧

*

诗与歌是分不开的,《诗经》中所收录的都是各个时代久经传唱的诗歌,所以孔子后来在整理《诗经》时,将每首诗都配上音乐加以弹唱,用于广布诗教。诗可以用以配曲,曲中也可以寻诗。就在处处喧嚣浮躁的当下,我们大可不必被那些现代文士所作的丑陋诗文蒙蔽了视听,认为现代人作不出来好诗,大众也不会欣赏好诗,只要多去听听那些被大众广为传唱的现代歌曲,就能发现当下的好诗。那个写作《送亲》的王琪,他既是歌手,也是真正的诗人。

新的历史时期的写作者,需要深入社会的生活实践,体验劳苦大众的生活,弘扬真善美,鞭笞假恶丑,用我们的诗歌与文章写出这个时代的真情实感、发出这个时代的良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